2013年8月
2021-04-30 07:4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同年9月,李光玉了解到纪委在查他的银行账户,就通知金士良将400万元退回。

李光玉说,他事后分得370余万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及家庭开销。

三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金士良有期徒刑10年;判处李光玉有期徒刑10年;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朱博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已缴纳)。

据了解,金士良和李光玉为避组织检查,还让两家子女签订了两份假借款协议。

李光玉说,当时金士良称只有200万元,并让他的儿子李某给金士良的女儿金某出具了一个收据,表明李某收到金某还的借款200万元,他和金士良商议修改借款协议,并让金士良用两本房产证作为抵押。

52岁的金士良是北京市人,大专文化,北京市密云县加油气(站)综合管理办公室原主任。

北京市检三分院指控,2012年4月至2014年,金士良在担任大唐煤制天然气管道工程(以下简称大唐煤制气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成员期间,在负责密云县河南寨镇辖区内的征(占)地拆迁补偿等工作的过程中,伙同密云县河南寨镇提辖庄村党支部书记、主任兼经济合作社社长李光玉作案。

2014年9月,金士良把剩下的180万元并加上借来的20万元凑成200万元汇给李光玉的儿子李某。

金士良供述,大唐煤制气工程(密云段)中,他是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工作人员之一,具体协调推进河南寨镇辖区内的占地、拆迁、补偿等工作,并参与地上物调查和补偿款的谈判。

北京东华天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员朱博,为两人编造5份虚假的《地上物登记表》用于计算拆迁补偿,给国家造成损失772万余元。

金士良说:“李光玉通过他儿子李某的账户向我女儿金某的账户转款400万元。我实际分得400万元,李光玉分得剩余的300多万元。2014年4月,因担心被组织调查,我与李光玉商量制作两张虚假借款合同。2014年9月,李光玉告诉我监察局在调查他的银行账户。 ”

53岁的李光玉是密云县河南寨镇提辖庄村原党支部书记、主任兼经济合作社社长。

之后,金士良、朱博在他家里,李光玉提出用5个村民的名字骗拆迁款,大唐煤制气工程实际上并未占用这5人的土地。大唐煤制气工程占地补偿是针对村里的土地,土地对应的不是村集体就是村民个人,所以以村民名义来签订拆迁补偿协议。

金士良说,作为密云县市政市容委的代表,在拆迁补偿工作中他具有主导权,在地上物调查、评估、拆迁过程中,评估单位、拆迁公司一般都会按照他的意思办理。

后来,刘某将该款全部提现,用其中的220万元买了一套小产权别墅,剩下的钱没有存入账户。

李光玉供述,金士良提出制作虚假地调单套取拆迁补偿款,他同意了。

刘某表示,两份借款协议都是假的,都是金士良为应对调查组伙同李光玉编造的。

密云县加油气(站)综办原主任伙同密云河南寨镇提辖庄村支书作案 因贪污罪分别被判10年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号:fzwb_52165216)上午获悉,三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分别判处金士良、李光玉有期徒刑10年;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朱博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2014年9月15日下午,密云县纪委电话通知金士良接受调查,金士良如实供述伙同李光玉等人骗取拆迁补偿款772万余元的事实。密云县纪委电话通知李光玉接受调查时,李光玉也如实交代了罪行。

鉴于金士良、李光玉、朱博经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三被告人均能当庭认罪、悔罪,均予以从轻处罚。金士良、李光玉退缴全部赃款,对两人酌予从轻处罚。朱博的家属代为缴纳全部罚金,对朱博可酌予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证人孙某的证言称,他是密云县河南寨镇政府农业发展办公室主任兼镇长助理,李某某等5人地调单上的签名是他签的,这5份地调单上的内容应该是朱博写的。

法晚记者(微信公号:fzwb_52165216)获悉,金士良的妻子刘某的证言称,2013年8月,金士良让她到北京农商银行以女儿金某的名义开一张银行卡,她将银行账号通过短信发送给金士良,后金士良让她查看账户余额,她查询账户入账400万元。

5份《大唐煤制天然气管道建设工程(河南寨段)占地拆迁补偿协议》上的数额都是由李光玉先确定,他再按李光玉的要求具体核算的数额。

两人伪造《地上物登记表》(以下简称地调单)及《拆迁补偿协议》,骗取拆迁补偿款772万余元。

同年9月,父亲李光玉让他把之前的借款协议完善一下,并以金士良家的两套房子作为抵押物。

北京市密云县加油气(站)综合管理办公室原主任金士良,伙同密云县河南寨镇提辖庄村原党支部书记、主任兼经济合作社社长李光玉,伪造拆迁补偿协议,骗取拆迁补偿款772万余元。

2013年6月,河南寨镇的工作人员孙某在这5张假地调单上签字,因这5张地调单和真地调单混在一起,孙某并不知道实情。

32岁的朱博大学文化,原为北京东华天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员。

证人张某的证言称,他是北京安居拆迁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负责河南寨镇的拆迁项目,李光玉代表村里协调拆迁补偿事宜。

2014年4月,为避组织调查,金士良提出制作虚假的借款协议以掩盖犯罪事实。

孙某表示,他是代表镇政府在地调单上签字。实际上他一次签很多单子,这5份地调单应该是和其他的地调单一起签的。

她和金士良还钱的当晚,她和金士良、女儿金某、李光玉、李光玉的儿子李某一起签订了新的借款协议,她当时让李某出具了一份收条,协议中约定了利息、还款时间,同时约定以她的两套房子的房本作为抵押等具体条款。

李光玉的儿子李某的证言显示,他和金某是初高中同学,他和金某一共签过两份借款协议。2014年3月,其父李光玉因组织上调查太严,让他和金某签订一份借款手续,当时他和金某在虚假的借款协议上签了字。

2014年4月,金士良让刘某一起找李光玉签了一份借款协议,同年八九月,李光玉要求她归还之前的400万元,并说之前的借款协议太简单,要求再签订一份。

法院审理认为,金士良、李光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公共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朱博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共计772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

密云县加油(气)站综合管理办公室是密云县市政市容委下属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加油(气)站综合管理办公室主任由密云县市政市容委按照密云县科级干部竞争上岗要求选拔推荐,经密云县委组织部、密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审批任职。

比如李某某的这份拆迁协议,李光玉先告诉他大概140万元左右,他按照李光玉确定的数额算出具体的停产停业补助的部分,最后得出144.9万余元。其余等人的4份拆迁协议也和李某某的一样,李光玉代这5人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

金士良的女儿金某的证言称,她和李某之间有一笔400万元的资金往来,实际上这笔钱不是她向李某借的。2013年,她母亲使用她的身份证在农商银行开立了一个银行账户。她和李某一共签订过两次借款协议,具体的事项都不是她办的,她当时就是在借款协议上签了字。

2012年八九月,他提议利用负责河南寨拆迁补偿工作的机会,联合李光玉、朱博做几份假的地调单,套取部分补偿款。后来在一次地上物调查结束后,他和朱博、李光玉到李光玉家里,他提议抓紧办理,李光玉对朱博说了5个人的名字,朱博现场制作了5张虚假的地调单,虚列了地上物。

通过对案件背后线索的挖掘,金士良和李光玉落网。文/记者 洪雪

朱博在负责密云县河南寨镇辖区内的征(占)地拆迁评估工作过程中,编造5份虚假的《地上物登记表》用于计算拆迁补偿,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共计772万余元。

据了解,密云县纪委在查办市政市容委李仕利、孙宇受贿案(两人已判刑)时,对市政市容委燃气办原主任金士良名下一笔400万元资金的进账记录进行追查时,迅速查清其与河南寨镇提辖庄村原村党支部书记李光玉串通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772.04万元的事实。

2013年8月,李光玉给金士良打电话让他办理一个北京农商银行的账户。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uqxjm.cn澳门app电子_银河澳门电子手机版本娱乐_电子游戏娱乐场版权所有